« 「最古の中国」遺跡を訪れて | メイン | 四大護發秘訣 告別幹枯分叉 »

2017年9月29日 (金)

誰也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


窗臺上有一個漂亮的花瓶,一株吊蘭長得鬱鬱蔥蔥的,淺白色的花很碎小,隨著枝蔓垂在窗臺下的暖氣片上,毫不起眼,卻依然綻放著,即使沒人欣賞,它要也活出自己的姿態來。這株花是女孩養的,她說她最喜歡綠色,因為那是生命的顏色。女孩清醒時,第一件事就是站在窗前給那個花瓶換水,她還說她家裏養了很多這樣的花,鬱鬱蔥蔥的,十分的繁茂,看著她幸福的表情,真為她感到欣慰。
那天,陽光依舊很好,病房內被曬得暖融融的,女孩跟我聊起了她學校裏的事,她說特想老師和同學們,說著說著她低下了頭,晶瑩的淚滴在眼裏閃爍,然後,擡起頭微笑著,她說自己要堅強起來,要快樂地生活。
化療後,多麽難受的夜晚,她都咬著牙堅強地挺了過來,自己在發著燒,還主動地去幫助別的病友。
窗外起風了,呼嘯著吹過窗前,窗棱上的雪被吹飛,在天空中旋轉,不知道吹向了哪裏。生活,總有逆境的時候,就像這不知明的風,吹來了苦難,也會把苦難吹走。
我出院那天,偷偷地把一千元錢放在女孩的枕頭下,看著她安靜地睡著,不像是死亡的臨近,倒像是康復的開始。
只有選擇堅強,去慰籍生命的傷痛,生命就能頑強延續著呼吸;只有選擇微笑,微笑著面對生命中的挫折,生命就會開出幸福的花來!
象勇氣的復活,從濕氣中凝固,騰升,沖上沈默集合而來的怪崖石壁淋出的水滴,選擇一垛生動的聲音,澗水瀑布,復活峽穀的石板清流。
請,拷打我!
拷打我在這深夜的淒冷。我選擇鬆間的月明,聽寒冷的西風,噓嘆,寒鳥驚起白霜的頭,啜風而袖舞,象我的勇氣的復活,無需人間留戀客的回首。
請,深夜流來!
流走我的最後的瞳明。濁流與死光,你們來鬼斧吧!黑道與黑勢,你們來妖化吧!我赤著腳,只是為不死的光,點上一根蠟燭;每一天黎明來到,天空就飛來一只火的大鳥,你們恐懼,你們畏罪。
一切的怪崖,一切的石壁………。
你們長吼的風,沒有吹走雪域的銀白,也沒有吹落青山的鬆風。歷史…….,曾寫的山寨土匪刀客,人類早已給你們畫像,石窟的火光還在焰燃,篝火的架上仍是你們的獸骨,一堆堆火,就是一垛垛聲音,一盞簡單的燈就是一路人類歷史的長河。你們獸吼吧!你們猥瑣吧!你們拷問吧!
在這深夜裏,勇氣復活的我!
請拷問我的淒哀吧。死光的極點就要來到,黑道的獸腿就要斷掉;我為勇氣的反黑人們,長歌一朵聲音,涉過夜色的河,射殺一只黑虎黑狼,滅它四路黑道黑幫。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